Fiona Wu

【御澤】陽光輾轉的森林 01

淩翾:

1-11章已完結


2 3 4 5 6 7 7.5 8 9 10 11 後記


-----------------------




1. 


Summer rain falls on the apple branches


 


同窗會上討論最多的一般都是缺席者的話題。在那種地處繁華路段的燒烤店裡,夾雜著烤肉香味和熙攘人聲而看似沾附了油污的醉醺醺燈光總會掀起幾分懷舊的霧氣,從而把所有的話題捲進一個奇特的漩渦。漸漸連一向愛熱鬧的澤村也有點受不住這空氣。


御幸在離開青道加入職棒之後就像變了個人似的。澤村告訴大家御幸今晚來不了的時候,不知是誰開了這麼個頭,立馬就招來七嘴八舌的響應。澤村只知道其中所說的事例大部分是從網絡上或者新聞裡聽來的,真假參雜,讓他應接不暇。他彷彿在這個小小的圈子裡猛然感受到了來自整個社會猶如洪水般的對年輕的職棒新星天才捕手的窺探欲。


好奇心後來轉移到了他身上,畢竟他也算得上是在座中對御幸的情況更有發言權的人。就這點而言澤村認為自己偶然跟御幸進了同一個球團也算是一種大幸中的不幸,雖然他從不忘借助這成為話題焦點的機會來推銷推銷自己:好歹是與某位天才捕手在甲子園並肩作戰的後輩,別看我現在身在二軍,不久之後定會一鳴驚人一發入魂……可諸如此類的話,只有澤村能說得不帶一點兒心虛。


 


大概稍晚一點,有一半人開始接近醉倒的時候,一個姍姍來遲的傢伙忽然登場了,像是所有同窗會必備的驚喜環節,雖然大概沒誰真的期待。先是倉持罵罵咧咧地走出去接了個電話,過了一會兒,小包廂的紙門猛地一拉開,剛才的話題人物就若無其事地出現在大家面前了。


御幸滿臉堆著誠摯的抱歉的微笑,說,我剛才去錄節目了,對不起對不起。他梳著背頭,身穿一件金絲領的深色條紋襯衣,西裝上衣就閒閒地搭在肩膀上。這身行頭讓他臉上那笑容顯得有些圓滑,像剛從一個舞台上下來又轉而登上另一個舞台還沒來得及換裝的演員。包廂裡一瞬鴉雀無聲,但緊接著又沸騰了起來,一下把剛才的話題拋到了腦後,齊心協力地指責這個遲到的傢伙,順便職責澤村傳話失誤。澤村只能把憤怒的眼神投向在倉持和前園之間席地而坐的御幸,然後被前輩們慫恿著,主動起身去給那個遲到的傢伙敬上罰酒。


“為了給大家一個驚喜,我連澤村也瞞著了。大家不要怪他嘛。”御幸邊接過罰酒邊對全場說,聽起來像在打圓場,澤村心裡卻不是滋味。但他沒工夫管這個,就忙著去給別的前輩斟酒了。這麼一來大概不夠,還得再管店員多要一打麒麟啤酒和一瓶山崎醇釀。


“看著你們投捕倆這互動拌嘴感覺就像是回到了高中那會兒,什麼時候也能在電視上見到就好了。早先大家都很好奇,澤村怎麼又追著御幸去了呢。”


“這回可不是我追著他進這個球團的。”澤村義正言辭地澄清。“但我要拿到這個隊伍王牌位置的信念是一樣的。”


他這番話把一圈人都逗樂了。就澤村一點兒也沒變,真好。他們笑著說。其中除了佩服,多少還有些艷羨的意思在。澤村自己倒聽不出複雜的言外之意,被表揚了就洋洋得意,多喝了幾杯酒下去,反正酒量好無所謂。


 


一群人鬧到了深夜,沒有多少依依惜別,就這麼散了。同窗會散場,像從一個不復存在的統一的時空再度回到各自的時間中去。剩下一堆東倒西歪的空啤酒瓶,爐子上擱著沒吃完的烤肉,桌上地下成排的空玻璃杯,橫七豎八地攤著一片狼藉的餐具。澤村從洗手間出來,發現整個烤肉店裡幾乎只剩下自己一個客人,趕緊拿上自己忘在包廂的隨身挎包和雨傘灰溜溜地奔向掛起打烊招牌的大門口。一拉開門,幾滴冰涼的水冷不丁砸在他的臉上。


下雨了。


傍晚的新聞提過,一場颱風即將來襲。那是夏夜毫不留情的暴雨。路燈和霓虹燈映照中的雨水連成一道道延綿不斷的細線,有如一片細密的金色森林,從四面八方包圍著這個小小的屋簷。澤村想回店裡再坐一會等雨勢轉小,回頭卻見店裡已經關了燈,只能放棄這念頭。他聚精會神地思考著這下該怎麼回去,差點沒注意到自己並不是唯一一個被來勢洶洶的大雨困住人。


“啊。”


沿著屋簷垂下的透明珠簾後面,一張熟悉的側臉。對方似乎也沒有注意到他,一直安靜地凝望著面前的狂風雨幕,以近乎空洞的視線。


澤村猶豫了一會兒才決定搭話。


“御幸……前輩?”後半個詞是臨時補充上去的。


那個人轉過臉來,鏡片上蒙著的水珠藏起了鏡片後的眼睛。有那麼一瞬間,澤村以為自己認錯人了。


“嗯?澤村?你也還沒走啊。”


不知怎的,他覺得御幸御幸站在這兒是為了等誰。但那微濕的頭髮和襯衫告訴他御幸是剛走沒兩步遇到大雨才折返的。也許這兩者並不矛盾。散會前御幸就有點醉,但他還是堅持到了最後。


“我還以為前輩早就走了,中場之前不就去廁所吐了幾回嗎?為啥不理直氣壯地對大家說你酒量不行呢?耍帥得有個限度吧,別只顧著打腫臉充胖子把自己的身體搞壞了啊,正捕手。”


御幸沒有回話,那被路燈映照得分外柔和的微笑表明他正耐心地傾聽著,彷彿澤村那一貫理直氣壯的說教和胡說八道都是什麼讓人耳目一新的灼見。彷彿他正面對著一個鮮少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奇蹟般的人,他得把那每一個稀寶般的字音珍藏於心。


“唔,我現在打電話叫計程車,把你也一道送回去好了。雖然我們住在東京的兩頭。車費的話,改天再跟你算。”


“澤村進我們球團快一年了吧?”


“如果是討論我最近投球狀況的話,監督上週剛用一模一樣的開場白問過我了哦。”澤村專心致志地聽著電話接通前的待機音。


“不,我只想說自己真幸運。在那種時候突然發現能跟你在同一個隊伍裡,好像一下子別的什麼都無所謂了。有這麼個總讓人開心和放心的笨蛋在,真好。”


“御幸前輩,看來你是真的喝醉了。”


“我沒醉……”


澤村打心底覺得這展開不太妙,腦內閃過一些不該出現的少女漫中的情節。他知道醉漢不會聽他的解釋也不會接受自己醉了這個事實,那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做好充足的心理準備,深吸一口氣,準備謹慎地應對朝自己靠近了一些、眼神也不一般的御幸。但他並沒有如期等到醉漢特有的眷戀人體溫的任何行為——御幸沒有往他身上倒或者把他逼到哪個角落裡——他才沒有在期待;那個人披上西裝,把自己的視線移開,緩緩地,漫長地,彷彿鼓足了勇氣才低聲對他說道。


“我也許有點累。忘掉我說的話吧,澤村。”


沒有車駛過的馬路兩旁,下水道口來不及排走的雨水匯成湍急的小溪,幾乎把他們所處的位置變成一座孤絕的島嶼。後來澤村不時會記起那個下雨天的屋簷,以及那天的御幸,並忍不住猜測,如果那天他聽那個人說了更多的話,或者至少對御幸的告白作出了什麼回應,或者甚至就這麼把那個人拉近自己讓他靠著自己高度不夠的肩,事情會不會稍微變得好一點點,那個人往後的故事會不會就此重寫。但若有那麼多自以為是的如果,誰都沒有迷失在那命運交錯的森林,他也就不會發現那個秘密,並沿著那時光的小徑,一路追溯到那個人世界的盡頭去。


也就不會有那般堅定而不渝的愛。




TBC.




 @一人语 謝謝YUKI太太借給我的梗TUT!

评论

热度(230)

  1. Fiona Wu淩翾 转载了此文字